Article
閱讀文章
BACK
SCROLL
插畫
一窺安哲眼中的《阿河》:飽含真摯情懷與自由意志的無文字繪本
以視覺藝術家安哲繪本《阿河》,一窺牠美麗又哀傷、精彩且短暫的生命體驗

還記得「阿河」嗎?發生於2014年,河馬阿河意外墜地身亡的社會事件,隨著時光推移,人們總是容易淡忘那些曾鬧得轟烈的紛爭,讓錯誤歷史不斷重演。

「如果每一個人願意付出多一點、關注多一點,也許這件事情在未來就不會再發生。」對此有感而發的視覺藝術家安哲,便以阿河事件為創作發想,透過畫筆親手描摹阿河眼中的人類世界,或許我們永遠無法理解牠的所思所想,卻可以藉由安哲筆下的繪本《阿河AHO》一窺牠美麗又哀傷、精彩且短暫的生命體驗。

Q關於繪本《阿河》,我們知道它源自一開始五張得獎作品的延伸,實際上你只花了半年便完工,剩餘的兩年半則是在權衡故事的版本。最後又是如何斟酌《阿河》的最終版?請與我們分享背後不為人知的抉擇過程。

A:其實因為它是一本沒有文字的繪本,基本上當你拿掉文字的部分,要在現有市場以這樣的形式,在閱讀的門檻上,本來就比較有挑戰性。以我自己權衡的標準來說,當然是希望能夠清楚並精準地傳達到故事本身的情感,不見得每一個地方一定都能看得懂,對於這個繪本來說,「情感」才是最大的連結,主要能讓讀者可以參與到這個故事裡

Q:在《阿河》裡有自己印象最深刻或最喜歡的篇幅嗎?

A: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第四張「小男孩坐在阿河的背上吹著號角」,那頁是我整本繪本中第一個完成的彩圖也是用這張彩圖做後續的風格確認,當時大概畫了四到五個彩圖版本,希望揣摩出阿河幻想中的這片森林應該要長什麼樣子,當時花了不少時間在繪製森林的意象。

這片森林對我來講很重要的原因是:這是阿河自己虛構出來的地方。某些地方看起來並不是很合理,你不會覺得它真的像在大自然,因為我用了很多規矩的小線條來描繪樹的筆直,地上也是都是橫線,看起來很人工。但這就是我想強調的:阿河可能已經忘記住在最原始的森林是什麼光景,因為牠一直以來都住在人工圈養的環境裡。

我自己喜歡的是最後一張「城市裡有一個氣球在天空飄著,因為它留下了很多的不確定性,但是又不是這麼直白的告訴你是絕望的,我覺得它就是我想跟讀者分享的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因為它已經是事實,我們無法改變,但是氣球象徵的是有沒有機會讓大家重新去省思這件事情,從教育的層面、從過去的教訓,是否在未來會有所改善,解答其實是在每一個人的手上。

Q:你曾說過自己會把繪本當成動畫,每個符號都有其意義存在。蠻好奇在繪本《阿河》中也有隱含某些特殊符號在裡頭嗎?(如貫穿故事裡的氣球元素)是否能深入與讀者分享,個別的意義代表著什麼?

A:氣球」以及阿河的「紳士帽」算是故事裡比較重要的符號,這兩個物件都存在於夢境與現實之中,氣球剛登場時象徵著自由的渴望,在中段象徵著引領,而故事的尾聲代表著希望的延續,阿河的紳士帽設計主要來自社會化及擬人化的暗示,從小就被人類圈養在動物園的阿河,對牠來說已經很熟悉人類的世界而漸漸忘記自己原始的野性,因此給了牠紳士帽如同擬人化般的象徵,以及在結尾牢籠裡只留下一頂紳士帽,象徵著阿河在現實世界的離去。

Q:你曾透露自己在創作時很依賴「音樂」,平常有固定聽的創作歌單嗎?

A:面對創作我沒有固定的音樂清單,我會依照創作類型去尋找適合的背景樂,主要也是協助我進入故事內的氛圍,以《阿河》來說我找了許多原始大自然的背景樂,還有以鋼琴彈奏的古典樂,大多是緩慢的節奏才能符合繪本裡時間被凍結的感受。

Q:在2014年,安哲首度以戲劇《妹妹》在演藝圈亮相,周旋於演員的外放情緒與藝術家的內斂感受,跨足兩個不同領域,創作視野是否有因此更開闊?有哪些具體的創作靈感是汲取於「演員」安哲的身份嗎?

A: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工作形式,參與演員的工作最讓我感興趣的還是角色刻畫以及敘說故事,在片場最讓我感興趣的反而是幕後的工作人員,例如收音師在什麼樣的位置能收到最好的聲音、燈光師如何打出符合現場氣氛的燈光、攝影師如何建立鏡位、導演如何調度場面,這些對我來說都是一個特別的學習。

Q:環境對人的性格與生活影響相當深遠,而我們知道藝術家的工作室不只是一個工作的場域,同時也是藝術家內心的體現,可否跟我們分享你們工作室的樣貌呢?

A:我這幾年來都會陸續換不同的工作室空間,好比說我在創作《阿河》的時候,我是住在比較偏遠的北投山區。工作室最在意的是光線配置我覺得光線是很重要的,它就是有種魔力,當你的光線從窗子裡打進來,打在你的傢俱、工作桌上、地板上,其實就是一種美的呈現通常我會有工作區域、生活區域以及能提供靈感的佈置陳設區,在陳列區裡面我也會放比較多書籍或是收藏的黑膠唱片,如果工作到一半,沒什麼感覺,就會到移駕到那邊弄個咖啡喝,大概會以這個三個方向來配置工作室的樣貌。

Q:有哪些特別喜歡去的地方嗎? 

A:近年不太常出門,我想工作室就是讓我最放鬆且舒適的空間。

Q:可以跟我們聊聊你們的創作過程嗎?在創作時最重視的是什麼?

A:通常由一個簡單的發想開始,可以是一段文字或是一個意像,它必須要對自己產生強烈感受,我重視創作時所表達的情感,因此所有的配置都會以此會主要基準。

Q:工作時有什麼習慣或怪癖嗎?

A:我會先整理,我一定要把工作環境稍微整理得井然有序,所有東西都在對的位置上,然後再沖一杯咖啡才開始工作,還有一定要找到適合今天創作的音樂,也是有點像儀式的感覺。(笑)

Q:通常是怎麼安排一天呢?

A:我的一天很隨性,不刻意做任何安排規劃,但是我抱著一個基本的準則:盡可能讓我日常生活跟生活雜事越少越好、越精簡越好。如果畫得沒感覺,我就會停下來找個安靜的地方想想別的事或翻閱書籍。

Q:繪畫之於安哲,代表著什麼?

A:是種表達自由意志的一個方法,對我來說,自由意志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我覺得大家以為自己好像有,可是很多時候在這樣的社會條件下其實是沒有的,甚至有時在創作底下,你不一定能夠看到自由意志的體現,我希望至少能在這個領域落實這件事情。

Q:未來有其他規劃嗎?你之前曾透露有想出「圖像小說」的念頭,你的計畫是否有所改變?請與我們的讀者分享吧!

A:未來依舊朝著創作一本全自由且屬於自己的圖像小說,汲取於我內心深處,甚至是過去的生命經驗中所留下的重要啟發,也紀錄著自己的靈魂和生命哲學。在明年預計有兩個作品會發表,目前也正繪製中。

後記:

還記得專訪那天,當安哲以說書人角色娓娓訴說著《阿河》,溫柔堅定的聲音與專心致志的神情,讓d編彷彿能想像安哲在創作《阿河》時的場景,細膩揣摩著阿河的內心深處、反覆思量著情感的真切傳遞。即使是無文字的繪本,畫面中充滿意象的符號、黑白中略帶斑駁的筆跡,將安哲的飽滿思緒與真摯情懷展露無遺


創作對我來說,是一種自由意志的表達,同時也是我跟這個世界溝通的方式。」安哲如此說著。藉由每次的題材發想,他渴望跳脫自我框架、嘗試相異繪畫風格,雖然過程非常辛苦,也相當不符合資本主義的效益最大化,「但這是我覺得身為一個真正的藝術工作者該具備的,我希望我能繼續堅持這樣的信念。」也讓我們持續期盼,安哲以不疾不徐之姿,走出屬於自己的藝術之路。

-

source:大塊文化/安哲《阿河AHO》

ALL POSTS
Copyright © 2020 dpi設計插畫誌. All rights reserved